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0574 87836758
0574 87836758
手机:13136339308
13136339308
传真:86 0574 87889018
邮箱:85284245@qq.com
地址:浙江宁波市江东科技园区启新路55
二二八本来是王晓波惹的祸

二二八本来是王晓波惹的祸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7-06-27 18:42] [热度:]

二二八被民进党操弄、炒作到今天的田地,国民党、学术界、马英九要负很大的义务。

我在民国九五年二二八前夕,就写过一篇文章「马英九与二二八」,指出民进党操弄二二八到达政治目的,骗到选票当前会「乐此不疲」,马英九的态度无助于历史原形,更无助于疗伤止痛,马英九对二二八的态度是基于选票的考量,是很权谋,是不顾大是大非的行为。并将该文透过马英九的好友转给马英九参考。

但是到了二○○五年的二二八马英九仍然参加各种纪念活动,并由市政府动员音乐追思会,依然道歉认错,依然认定二二八是官迫民反……..。我的文章一点都没有影响到马英九。后来我探听到,马英九看到我的文章,把我的文章传给王晓波教授,王晓波教授在电话里批评了我的文章,并倡议马英九持续道歉。

王晓波教授是研讨二二八的先辈,但是王晓波教授有两个问题,其一王晓波教授本身是白色恐怖被害家属,对国民党有先天性的恼恨,其二王晓波教授的研究落伍了,许多新的资料王晓波教养没看过。后来友人安排我跟王晓波传授吃过一次饭,我们曾就二二八的问题舌战数小时之久。我发现王晓波教授除了情感的因素外还有几个研究上的盲点:

其一、王晓波教授认为许多对歹徒不利的资料是假的;

其二、王晓波教授认为当时的民众是心向祖国,当时台湾社会文化的基调是中国的,不存在国民党所说的皇民化台湾人在二二八中的影响;

其三、台共在台人数很少影响不大,国民党把二二八共党的影响?大了;

其四、美国驻台副领事柯尔参加二二八这件事是国民党捏造的。

针对王晓波传授的说法,我的反驳是:

其一、我们一一查证的结果,政府档案大部份是可信的,很少假的,二二八后全省失守,出兵理由太多,不必再制作出兵藉口,何况当时国府认为二二八是暴乱,平乱是合法行为档案没有作假的念头,国府当时仍是一个组织疏松的独裁政府,没有大规模作假的能耐。

其二、我承认当时大多数台人心怀祖国,但是日本治台五十年,很多人生在日据时代,长在日据时期,受日本教诲,所以自认为是日本人,这些人只有占当时人口的百分之一,即有六万人之多,盈丰娱乐城,其中只有有一半人参加暴乱,即有三万人之多,三万人参加暴乱就是个可怕的数字。

其三、从各种材料显示,台北王添灯是处委会的要角,在二二八期间他与国民导报的苏新等台共份子往来密切,甚至在处委会的发言,先与苏新等台共份子商量再参加开会。在台中有谢雪红的二七军队参加暴乱。对二二八影响大小,不能以台共人数多少来认定其影响力大小。

其四、我们团队(二二八增补小组)的成员黄文范先生从新翻译了柯尔「被出售的台湾」,并翻译了美国外交部大量对台湾档案,断定了柯尔是美国情报员兼外交官的身份,肯定了柯尔在二二八当时表演了想利用台湾民众达到美国?管台湾的动机。

对我的反驳,王晓波教授含糊以对,最后王晓波教授说:「无论如何,我天生反专制,同情弱者。」我即时回应说:「二二七到三月九日国军登陆前谁是弱者?」王晓波教学说:「主座公署是弱者,外省人是弱者。」我们的谈话到此停止。后来的发展,我察觉我一点都没影响到王晓波教授,当然没有影响到马英九。

民国九七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咱们增补小组在二二八公园二二八留念馆的餐厅举办新书发表会,当天由于二二八公园有两场市政府办的运动,我们的新书发表会只有核心社少数记者加入,非常冷清,就在餐厅外的空地有一场儿童音乐会,小友人唱了三首日本歌(纪念二二八为什么让小朋友参加,为什么唱日本歌,至今不解。)歌唱完了,有媒体朋友告知马英九,在餐厅里有我们这一群人在做二二八新书发表会,参加者有朱?源教授、黄彰健院士,请马英九进来给我们激励一下,马英九回答说不方便,掉头而去。

马英九的态度即是证明绿色学者的说法是对的,蒋介石是二二八的原凶,国民党对二二八要负全部责任,二二八的暴民一丁点罪过都没有,民家没一点错,每一个涉案的人都是冤屈的。

马英九的态度究竟能激动多少受难家属,盈丰娱乐城?毕竟能博得多少选票?对蓝绿的基础盘有多少影响?据我们的察看,答案简直全是负面的。我们认为马英九无论站在历史真相的、学术的、大是大非的角度,政治事实、选票的角度,马英九的态度都是错误的。

马英九的行动是「逆来顺受」,「唾面自干」通常是一个人做了很大的亏心事被发明,被吐口水后愧疚到不敢把口水擦干。二二八是一段庞杂的历史,公民党用不着「唾面自干」。

马英九的行为是一种「自?」,「自?」通常被刑求到无奈承受精神上、精神上的折磨,在意志力全面瓦解的时候否认自己犯罪以求摆脱一时的痛楚,成果可能换来明天将来的死刑也在所不惜。但是二二八自?就很奇怪了,?论、受难家眷、破场截然不同的学术讲演,都没有到让小马哥意志崩溃的地步,为什么要自?,自?可能被判死刑的。

道歉、道歉、道歉,一再为莫须有的罪名道歉,年年为莫须有的罪名道歉。结果呢?换来跟解了吗?换来选票了吗?结果是民进党诡计未遂,结果是让一群有良知的学者发掘真相,揭穿民进党学术假话、政府谣言的努力都白废了,结果让民进党贪得无厌,盈丰娱乐城,绿营当初连「官迫民反」的说法都不接受了,绿营的说法,二二八是单纯的大屠戮,官杀民,外省人杀本省人,只有官迫,没有民反。顺着民进党对二二八的新说法蒋介石是元凶、是刽子手……….

马英九的道歉切实令人费解?以我们对马英九的?解,马英九不是那么没有智慧的人,马英九不是那么不顾大是大非的人,马英九更不是懦夫,所以我们还认为马英九的态度是因为对二二八不?解,我们还存着最后一线渴望,对马英九做最后一次诤言,请问马英九多少个问题,请马英九慎思,或请马英九与?解二二八的幕僚切磋之、明辨之。

一、二二八是不是伤亡了一千多个外省人,而这些外省人多属老弱妇孺,这些人的亡灵岂非不该被追思、被哀悼吗?为什么在马英九参加二二八纪念活动上从来不提一句,仿佛素来没有逝世过一个外省人。

二、这一千多个死伤的外省人怎么去世的、被谁打死的?他们该死吗?为什么马英九在承认国府错误的时候从来不谴责这些暴徒?

三、依据二二八基金的划定只赔台湾人──即便利时是抢劫、强奸犯在内,一律抵偿,而外省人一律不赔,这是那一国的恶法?这是那一国的正义?

四、明知民进党发动全部国度机器,拉拢大批学者假造二二八历史,制造仇恨,制造内部抵牾,在历史伤口洒盐,这种行为是现行犯,马英九为什么对他们的恶行熟视无睹,为什么对他们的作为不提出谴责。

五、从历史的教训看来,民进党扭曲历史,假造假记忆、假悲情,己经到了群体扯谎的地步。希特勒、毛泽??Ъ?w撒谎的结果引起涛天大祸,殷?不远。台湾也正在走向集体撒谎,身为泛蓝首领,你能够视若疏忽吗?

六、泛蓝的朋友多不认同你对二二八的态度,个别大众也有百分之六十多的人以为民进党在操弄二二八为的是政治利益。你违反多数党员意思,你的道歉,有代表性吗?

这些年来的事实证明,民进党在二二八问题上的立场是多么的卑鄙、如许狠毒,这些年来事实证实枉顾历史真相,枉顾大是大非的一再报歉,没用!唾面自干,也没用!自?更没用!跟解的基本是要挖掘真相、公布本相,而二二八的真相却是臭不可闻,假如马英九不信,可否由马英九呐喊不同意见的学者召开一个大范围的、长时光的学术争辩会,届时大家会信赖我的话,二二八真相臭不可闻。

马英九不研究过二二八,马英九为了选票考量谄谀绿营,我们可能谅解,然而,王晓波对二二八是?解的。马英九对二二八的态度,完全受王晓波的影响。王晓波的母亲以共谍罪被枪毙,我们都很同情,然而王晓波以家族仇恨误导马英九,让二二八问题恶化,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王晓波是民进党操弄二二八的爪牙,二二八问题上,王晓波诚不识大体之极也。

关键字:
下一篇:没有了